当前位置:JDB棋牌 > 热闻 > 正文

“方舱小品哥”:本想缓解患病媳妇的孤独,没

未知 2020-03-21 13:35

  
  我们的想法很一致,未来要过好每一天,不必搞得那么悲伤,我们只是想找到更好的治疗方案,如此而已。

  

  我媳妇跟我说过,她希望自己能再活5年,如果活过5年,希望再活10年,可以陪着孩子长大成人。

  

  我最近去血液中心做了抗体检测,如果产生抗体就可以捐献血浆,帮助那些危重患者。

  

  疫情发生以来,我得到了许多人的帮助和关心,想着自己也要做点什么回报社会。

  

  现在我媳妇的新冠肺炎治愈了,正在酒店里集中隔离,很快就能见到她。

  

  我从方舱出院后,想去瞅一眼媳妇,但去她医院的路上设有防疫卡点,即使过去了也进不了医院。

  

  夏斌与妻子。受访者提供

  

  我很感动,但这钱我不能收,媳妇看病的费用我还扛得住。后来也有人想捐款,我都一一拒绝了。

  

  当晚,我支付宝里多了6000元。正是这位护士转给我的,她“骗取”了我的支付宝账号,就是想要帮助我。

  

  不少人知道我媳妇的病情后,想给我捐款。有一位护士让我通过支付宝转账借给她60元。当时我还纳闷,这时候有钱也没地方花呀,但也没多想,我直接转了她100元。

  

  在方舱医院,有一位病友的家人在疫情中去世,他情绪特别低落。我用自己和媳妇的遭遇安慰他,告诉他生活还要继续,一定得想开点儿。

  

  夜深人静时,我翻看和媳妇以前出去玩的视频和照片,回想起欢乐时光,好几次忍不住在被窝里哭。面对一个无法改变的结果,有时真的感到很无助。

  

  我看到媳妇状态好,自己心情也会比较好,看到她状态差,我就很难受。我俩经常开着微信视频“面对面”吃饭,了解彼此在医院的情况,互相鼓励。

  

  后来,我俩因为感染新冠肺炎,分别在两家医院救治,不能陪在媳妇身边照顾她,我很担心,就想出了拍视频给她看的主意。

  

  我媳妇岑朦今年27岁,比我小4岁。

  

  我看到媳妇状态好,自己心情也会比较好,看到她状态差,我就很难受。

标签